四川甘孜格萨尔机场正式通航!

外交部发言人

王宝强妻子:总重达6万吨转体桥成功“转身”!

2019年11月14日 04:34

傻傻陪在你身边 
  对流星许下心愿 
  只要每天手牵手 
  度过美好一天 
  我站在你面前 
  Do you dnow I love you 
  有一天心愿会实现 
  天上星星眨着眼 
  紧紧结成一条链 
  宇宙任纵横 
  我对你的loving不会变 
  不知道永远会有多远 
  但只想 
  傻傻陪在 
  你 
  身 
  边—— 
  唱成歌的感觉也许会好一些 
  我真的喜欢你!

他走了,她留在原处,默默地,静静地,守着北半球,在北半球里,也只有在北半球里,想着是否要做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事,等着,盼着,望着,念着之间的情,思着对方对自己的不得已与无奈,孤单……。 
苍雪*残梅 凄风*寒冬 
斜倚在木桩边,亭子里,土脊上,脚蜷缩着,手攀扶着,头无力地耷拉在柔荑上,不知所措。 
呆看着地上,却发现苦咸味已凝聚成一颗颗的冰珠,皆因气候太冷,她的心也渐渐被固定了,逃不出那最新的涩觉。可是,所谓的冷怎么能比得上她心的冰呢? 
离开时的背影,那稍微偏过来又很快回归的说不出的眼神,到底是不是代表凯旋的真谛,如若不,那是不是一去不复返的代名词呢?她不懂,她也不想去弄明白,她只想知道能不能去南半球,结束北半球的一切利削的刀子般刺进心的痛苦跟进一步的麻木与死心的知觉,让所有他的一切,北半球的所有统统丢进南半球,消失殆尽。 
只有这样,如此,那牵制人的自由身的孤单,才会在她的脸盘彻底消退,不见。可是,他真的会从南半球来接我的,顺便把我的心带走吗? 
外面还在呼呼刮着北风,浃杂着雪花,冷而凄,残且寒,无边无际地下着,什么时候才有个停止呢?该是让寂寞靠边的时候了吧。她想他了,但是他想她了吗? 
暗夜*尘埃 池水*涟漪 
石头掉下的瞬间,池水淡起片片涟漪,说不出的神秘感。圈圈的循环,层层的包围,一个个的环,掉进去了,忆回往,发现美得凄凉但惨得漂亮。 
夜色暗了下来,池水也显得亮了,亮得不可思议,是为了安慰某一颗灰暗的心吧,某个人。 
在池边,某个人,她看着月光下闪闪褶光的波粼,细数着过去的一切一切,但可惜他留下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不知在远方的他是否过得幸福,在天上的他一定与众神同乐,而她,此刻的心却像被空气中的灰尘遮住包围,透不过气来。凝望着水中的自己,憔悴,脸色灰白,毕竟从今天开始,就要剩她一个了,一个人了。他已经走了,她一个人就是事实了,北半球的她是孤单的,而天上的他更是孤独的,她在想。 
苍穹*孤独 飞花*悲恸 
仰望苍穹,终于明白他已成回忆,没有言语能够说明,当别人问起时。谱了一段旋律没有句点,也无法再继续了,像埋伏在街道的某一种气息,总相信他会在她的身边。无意间经过把笑与泪一并勾起,忽然心痛无法再压抑,才发现,原来不曾忘记,只是她还是她,好像不曾遇到过他的她,心空得装得下很多人,可是很多人却没有他,她还是一个人走在街道上。 
在街道上,飘舞着,长发。风很大,落叶旋转,残花飞翔,在那一“动”瞬间停止时,她注定要与孤单挂钩,与“静”同行,不再有他,也不再有以前的她。 
知道了以后脚的进程,也就不去耽误了,随风而散吧。慢慢的向前走,不停止,不懈怠,一切尽在前方,她晓得。 
岁月*清水 黄昏*孤影 
贴近耳机,播放心情,依靠在舒服的椅子上,想着他,发现是一种安慰跟亲切,毕竟一家人就要这样啊,难道不是吗? 
逝者如斯夫,他白发遮头,岁月不饶人啊。黄昏时分,搬出椅子,出来透气,却发现在不远的田地里,有一个瘦削的背影中正在忙碌着,不是别人,正是他,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实际上也只有她。 
就在不久的时候,他走了,黄昏时分。她突然明白,他恍如黄昏,每一天的每一天,只等着落地,然后在万有引力的帮助下,渐渐离开地球,离开北半球,而只剩下她。 
起初,她觉得是否应该感到孤独,其实没必要,因为她知道他永远都活在她的心里,没有人能够把他从她心中拿走,已经落地生根了,没有拔茎的余地。 
整理了一下心情,走到池边,发现清水格外的彻。清水投下的倒影,没有憔悴的面容,虽然不红润。即使知道从今以后,只有她一个人,她不用再等他了,他也不必再为她了。 
站起来,再望了一下清水,踩着脚下的尘土,慢慢地迈开了步子,走上重新的路子,开始新的路程。一个人的行囊,并不会很重。但是从今以后,心沉了,孤单了。 
王宝强妻子
  曾有许多人问过我:“一年四季中你最喜欢哪个季节?”我总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喜欢秋天!”
  我喜欢秋天,虽然它没有春天生机勃勃之貌,没有夏天姹紫嫣红之景,也没有冬天银装素裹之纯,但我仍对它情有独钟。
  如果说绿是春天的使者,红是夏天的色彩,白是冬天的打扮,那么黄便属于秋天。在送走夏姑娘的同时,秋婆婆迈着它那矫健的步伐向我们走来,它的到来,使万物脱下了旧衣,换上了新装。树们都脱下了绿衣裳,换上了秋婆婆精心缝制的新衣。
  花儿都收敛起绽开的笑容,鸟儿也都成群结队地飞向南方——另一个更加温暖的世界。似乎一切都显出几分无奈、几分孤独、几分凄美,过往行人也来去匆匆,无暇观赏两旁风景。这也许是秋天不易受到大众欢迎的原因吧。
  但让我们把目光从这些令人倍感哀伤的景色中移开,移向那金灿灿的田野。田里的庄稼经过几个月的培养,现在已经成熟了,这给人们带来了无可比拟的喜悦。辛勤工作许久的农民们带着满面的笑容,走向金色的田野,收获他们劳动的果实。他们在金色的田野中干得热火朝天,一时间,春天的生机勃勃、夏天的活泼热情、秋天的丰收喜悦全来到了这广阔的田间。一阵秋风吹过,“大海”泛起层层浪,夹杂着人们清脆欣慰的笑声。看着此情此景,还有多少人会不喜欢秋天呢?
  有时会有一场小雨,秋雨小小的、柔柔的,扑打在人们的脸上,凉凉的。这时,人们忘记了一切不幸,尽情接受秋雨的洗礼。
  我喜欢秋天,喜欢那萧条的美,喜欢那丰收的喜悦,喜欢那绵绵的小雨……喜欢它所有的所有。
  点 评:
  面对秋天,作者有独特的眼光:纵然有几分肃杀,有几分萧条,但从秋的成熟中,从丰收的喜悦里,作者读出了美。作者巧妙地把对秋的赞美之情,融进了对秋景的描绘之中。
  (指导老师:赵桂珠)


  “唉,今天班主任还在加班,咱又没好日子过喽!”班级情报员宣告了这一不幸的消息。
  “丁零零”,夜自修上课铃响了,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你可千万别以为这么安静是出于营造良好学习环境的需要。那是干吗?
  “小A 啊,怎么还没听到班主任‘拖拉机’离开的声音?这么安静应该能听到啊!”“不知道啊!应该走了吧,是不是老班的‘拖拉机’已经修了啊?”“不会吧!这么烂的摩托车,修了也白修!估计没走,小心为上!”大家一边做作业,一边静听着窗外的动静。
  “司钰阳同学,出来一下!”回头一看,老班面无表情地站在后门口。我心里顿时一惊:“啥时候来的?咋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不会刚才跟A同学说话被老班听到了吧!天哪!这下我可要倒大霉了!”我暗暗叫苦,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老班的口头禅——“取消寄宿资格一周,回家给我好好反省……”
  “司钰阳同学,今天是你值勤吧?”“嗯。”“我有事出去一会儿,管理好夜自修纪律,不能有一点声音。如实记录情况……”班主任对我低声委以重任。“懂了!”虽然我表面语气淡定,内心可是激动又紧张:吓死我了,还以为我说话被发现了呢!H同学探头来打听:“老师找你干吗?没我什么事吧?”“他说有事出去一下,叫你们别说话!”
  教室里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老师驾着他年久失修的“拖拉机”离校而去。果然“拖拉机”发动了,那声音如铜管齐鸣,震耳欲聋,连教室窗户都在微微颤动。看来,这车连“拖拉机”这“荣誉”称号也不适合了,简直就是“波音747”。
  “哎,H同学啊,到阳台上看一下,老师是不是真走了?”在小A的唆使下,H君正了正眼镜,肩负着全体寄宿生的光荣使命,蹑手蹑脚地蹭到阳台边上,亲眼看着我们伟大的“统帅”驾着他的坐骑驶出校门,方才满意地归营。教室里的气氛立刻变得轻松、友好起来。
  “啪”,虚掩的教室门被人重重地推开,相谈甚欢的同学们立刻戛然而止。“刚才是谁趴在阳台上看的?谁?要我点名吗?”不会吧!不是离开学校了吗?怎么又回来了?“H,初二物理没学是吧?我刚把摩托车启动,你就趴到阳台上刺探,不知道摩托车上有反光镜吗?”什么?老师你也忒狡猾了吧,竟然在反光镜里窥视我们!还佯装离去再杀个回马枪,好一举全歼。唉……谁叫我们不是“省油的灯”呢!哦,我可怜的H兄!
  “同学们,你们要记住,做人要表里如一。耍小聪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危险往往悄悄来临。而最大的危险,不是被我痛骂,不是走读一周,而是成绩的下滑!如果每个自习课都这样让老师不省心,更大的危险就真的要悄悄向你们逼近了……”
  (指导老师:王俊杰)王宝强妻子
  一辆破旧的马车搭着苏轼赶赴黄州的路上。“咯吱”,车停了,苏轼缓步走下台阶。台阶后那个素壁残瓦的小公堂替换下鎏金的圣殿,成为他工作的地方,他不必每日升朝跪拜在天子脚下,但他的夙愿也随着那声“贬黄州”灰飞烟灭了。苏轼颤抖着身子上了公堂,他的目光紧锁空白的前方。
  不多久,他进入下一个生命姿态的转变。这里风光无限,相比京城的物欲横流,灯红酒绿,这里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似乎更适合他不安的心。但他早已将自己锁在了京城,对于这里的一切,他愁绪万分,一路悲歌。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苏轼轻褪布衣卧身欲寝,一段月光穿过层峦叠嶂映在他身上,才子、佳景、月夜,那本是他心之所向。他起身,去承天寺,找那个被贬了的张怀民,怀民也未入睡。他们在这亭中散步,互吐哀思。月光洒下,淡雅至美,花木相伴,似静水映山,皎白的月光在素石乱散成的庭内泼上一潭清水。水中似有藻荇交横,长铺街亭。那大概是竹柏的影子了。苏轼走下台阶,斟一杯清酒,邀月共酌,布衣上的补丁被轻轻抖动,松、竹、柏的影子化在酒中、融在一起。幽幽地,神韵寄情,酒入豪肠,三分醉意。
  月升出来了,他一阵轻松,原来,他需要的是放下;在多少个不眠之夜,苦苦思忖着梦想,深虑着前途,原来,他需要放下。“哦”他懂了,刚寻来的一条小径又被花草掩埋了,苏轼回望发现了足迹。那是他的足迹,落满了尘埃,一路诉苦、一路烦怨、一路奔忙、一路劳碌,原来只是浮云,清风一吹便散走。那阵风也许他找到了,叫放下。石板路上又留下一段轻盈的步履,轻松地、自由地一路欢歌、一路长、,一路狂笑。
  那年,苏轼与友泛舟赤壁下,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江流,月光,如梦浮载,白雾深处,一路上传来潇洒的歌声,空明的弦声,低幽歌吟,婉转琶音相映成趣。天地似无限扩展,心魂一缕浮荡,渺如轻蝇,微如沙尘,引起一腔虚无喟叹,悲声起,惊动如烟故事。
  不久苏轼相约一群雅友到山中探景,花红柳绿、翠鸟横飞、戏水翔天、点活画面、游人如织。往返路上,云聚为雨、淅淅沥沥、痛痛快快,友人躲檐下避雨。他高歌,心中无所牵挂;他放下,他脱去官衙腐气,芒鞋在脚,竹杖在手,一袭蓑衣。在黄泥坂的小路上,他来去自如,高歌曰“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苏轼告老,坐在藤椅上,静静地回望前路。原来,放下才能一路欢歌!
  (指导老师:付胜芳)

王宝强妻子:巨浪滔天数万户断电!

第一卷 在异界的成长  第一章  重生异界(1) 
  前世,我叫林水诺,是一名修真者。 
  曾经,我是修真界的“第一天才”,只修炼了两百年就迎来了天劫。 
  曾经,我拥有凤族至高神凤——九天火凤和龙族至高神龙——五爪金龙的血脉。 
  曾经,我是修真界“第一大宗”蓝谷的圣主殿下。 
  曾经,我拥有笑傲天下的修真法诀《龙凤秘典》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毁在了那诡异的最后一道天雷上,那道天雷一劈下来,就把我传送到了一个特殊的世界里,我的全身好像都在呼吸,是胎息!看来我到了一个子宫里了。这个诡异的天雷竟然把我从一个三百多岁的修真者变成了一个器官还没有完全形成的,还在娘胎里的胎儿。 
  我有点怨恨,我恨老天,为什么不让我渡过天劫?但我还是改变不了现实,我想,爸爸妈妈虽然不太关心我,可是也能伤心吧,不过,我下定了决心,既然老天让我重生,那么我一定会闯出一番事业!我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看似是戏言的誓言,竟然成就了一个绝世高手,这是后话,暂且先不提。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开始了我的事业的第一步:实力。在重生后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修真分为聚灵、开光、筑基、旋照、金丹、元婴、出窍、合体、渡劫、大成十个境界,其中,聚灵、开光为后天境界,筑基、旋照为先天境界,所以说,修真界里流传的境界只有八个境界。不过,达到金丹期才是修真者,而金丹期以下则是古武者。 
  因为先天、后天是打通经脉,而我是在胎儿时期就开始修炼,所以直接就开始冲击金丹期。而就在我正式成为修真者,拥有灵识,使用灵识的时候,我就被吓了一跳,原来,这子宫里竟然还有着一个男性胎儿!我看了看胎盘的位置,他竟然是我的哥哥?!不过,既然是我重生后的亲人,那我还是帮帮他吧。我指引着充满子宫的先天元力,开始改造哥哥的体质,使他慢慢地成为先天灵体。 
                         (未完,待续) 
………………………………………………………………~ 
小静看多了小说,特地打了这篇小说,写的不太好,请大家见谅!王宝强妻子第六章 
“同学们,我们圣安的天使恶魔二人组要改变了。”明翔在早晨大会上宣布。“啊?二人组要解散了,天哪,不要!!!”“明翔,你难道不觉得这尖叫声很刺耳吗?说话要干脆。”逸风边埋怨边拿起话筒,“我们不解散。”“太好了,虚惊一场。”“我们要迎来两位新组员。”明翔接着说。“哦,又来了帅哥。”花痴尖叫。“她们是欧阳心蓝和紫雨萱。心蓝是恶魔公主,雨萱是天使公主。”明翔赶紧宣布。“不会吧,天使王子和恶魔王子都要被人抢走了。”大片的花痴见了雨萱和心蓝发出感慨,“还是天使公主漂亮。”“对,对。” 
心蓝手一抖,出现三个标头,“谁再给我嚼舌头,试一试看!”“没有必要吧,心蓝?”雨萱轻按住心蓝的手,“对付女生,还是看他俩儿吧,我们走。”“嗯”心蓝回应。 
………………………………… 
“雨萱,你晚上睡哪儿?”在学校天台,心蓝问。 
“天台啊。”雨萱淡淡地说。 
“这里能睡人吗?你也讨厌睡宿舍?” 
“嗯”。 
“我也是,我最讨厌睡宿舍了。家里最舒服。” 
“家”,这个字眼对我来说好空洞,雨萱心里起了一阵涟漪,家当然舒服,可是,现在,我又能去哪里呢?恶魔霸占了天堂之后,无论睡哪儿都不舒服了。 
“去我家睡,好吗?在这儿会感冒的——咦,你怎么了?”心蓝察觉出我的心不在焉。 
“没事。”雨萱回答,“出事了。” 
“什么事?”心蓝紧张的看着突然站起来的雨萱。 
“黑水滴。”雨萱呢喃。 
“又出现了?喂!你们两个快来!”心蓝对着水滴项链大叫。 
“来不及了。只能靠我们了。”雨萱已做好战斗准备。


  曾有许多人问过我:“一年四季中你最喜欢哪个季节?”我总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喜欢秋天!”
  我喜欢秋天,虽然它没有春天生机勃勃之貌,没有夏天姹紫嫣红之景,也没有冬天银装素裹之纯,但我仍对它情有独钟。
  如果说绿是春天的使者,红是夏天的色彩,白是冬天的打扮,那么黄便属于秋天。在送走夏姑娘的同时,秋婆婆迈着它那矫健的步伐向我们走来,它的到来,使万物脱下了旧衣,换上了新装。树们都脱下了绿衣裳,换上了秋婆婆精心缝制的新衣。
  花儿都收敛起绽开的笑容,鸟儿也都成群结队地飞向南方——另一个更加温暖的世界。似乎一切都显出几分无奈、几分孤独、几分凄美,过往行人也来去匆匆,无暇观赏两旁风景。这也许是秋天不易受到大众欢迎的原因吧。
  但让我们把目光从这些令人倍感哀伤的景色中移开,移向那金灿灿的田野。田里的庄稼经过几个月的培养,现在已经成熟了,这给人们带来了无可比拟的喜悦。辛勤工作许久的农民们带着满面的笑容,走向金色的田野,收获他们劳动的果实。他们在金色的田野中干得热火朝天,一时间,春天的生机勃勃、夏天的活泼热情、秋天的丰收喜悦全来到了这广阔的田间。一阵秋风吹过,“大海”泛起层层浪,夹杂着人们清脆欣慰的笑声。看着此情此景,还有多少人会不喜欢秋天呢?
  有时会有一场小雨,秋雨小小的、柔柔的,扑打在人们的脸上,凉凉的。这时,人们忘记了一切不幸,尽情接受秋雨的洗礼。
  我喜欢秋天,喜欢那萧条的美,喜欢那丰收的喜悦,喜欢那绵绵的小雨……喜欢它所有的所有。
  点 评:
  面对秋天,作者有独特的眼光:纵然有几分肃杀,有几分萧条,但从秋的成熟中,从丰收的喜悦里,作者读出了美。作者巧妙地把对秋的赞美之情,融进了对秋景的描绘之中。
  (指导老师:赵桂珠)王宝强妻子
  “唉,今天班主任还在加班,咱又没好日子过喽!”班级情报员宣告了这一不幸的消息。
  “丁零零”,夜自修上课铃响了,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你可千万别以为这么安静是出于营造良好学习环境的需要。那是干吗?
  “小A 啊,怎么还没听到班主任‘拖拉机’离开的声音?这么安静应该能听到啊!”“不知道啊!应该走了吧,是不是老班的‘拖拉机’已经修了啊?”“不会吧!这么烂的摩托车,修了也白修!估计没走,小心为上!”大家一边做作业,一边静听着窗外的动静。
  “司钰阳同学,出来一下!”回头一看,老班面无表情地站在后门口。我心里顿时一惊:“啥时候来的?咋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不会刚才跟A同学说话被老班听到了吧!天哪!这下我可要倒大霉了!”我暗暗叫苦,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老班的口头禅——“取消寄宿资格一周,回家给我好好反省……”
  “司钰阳同学,今天是你值勤吧?”“嗯。”“我有事出去一会儿,管理好夜自修纪律,不能有一点声音。如实记录情况……”班主任对我低声委以重任。“懂了!”虽然我表面语气淡定,内心可是激动又紧张:吓死我了,还以为我说话被发现了呢!H同学探头来打听:“老师找你干吗?没我什么事吧?”“他说有事出去一下,叫你们别说话!”
  教室里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老师驾着他年久失修的“拖拉机”离校而去。果然“拖拉机”发动了,那声音如铜管齐鸣,震耳欲聋,连教室窗户都在微微颤动。看来,这车连“拖拉机”这“荣誉”称号也不适合了,简直就是“波音747”。
  “哎,H同学啊,到阳台上看一下,老师是不是真走了?”在小A的唆使下,H君正了正眼镜,肩负着全体寄宿生的光荣使命,蹑手蹑脚地蹭到阳台边上,亲眼看着我们伟大的“统帅”驾着他的坐骑驶出校门,方才满意地归营。教室里的气氛立刻变得轻松、友好起来。
  “啪”,虚掩的教室门被人重重地推开,相谈甚欢的同学们立刻戛然而止。“刚才是谁趴在阳台上看的?谁?要我点名吗?”不会吧!不是离开学校了吗?怎么又回来了?“H,初二物理没学是吧?我刚把摩托车启动,你就趴到阳台上刺探,不知道摩托车上有反光镜吗?”什么?老师你也忒狡猾了吧,竟然在反光镜里窥视我们!还佯装离去再杀个回马枪,好一举全歼。唉……谁叫我们不是“省油的灯”呢!哦,我可怜的H兄!
  “同学们,你们要记住,做人要表里如一。耍小聪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危险往往悄悄来临。而最大的危险,不是被我痛骂,不是走读一周,而是成绩的下滑!如果每个自习课都这样让老师不省心,更大的危险就真的要悄悄向你们逼近了……”
  (指导老师:王俊杰)

王宝强妻子:“购物天堂”香港慷慨打折

责骂, 
  刺痛了我的心。 
  巴掌, 
  火辣辣的烧着。 
  滴滴滴滴, 
  催人泪下… 
  我没错! 
  错的是你们。 
  我曾尝试于你交谈, 
  可你… 
  何次不是你们先翻脸? 
  何次不是你们先发火? 
  我, 
  何曾又没想过与你们和睦相处, 
  可是你们… 
  我, 
  何曾又没想过好好学习, 
  快乐生活,  
  是你们, 
  违背了诺言, 
  我不得不… 
  苦寂的心, 
  与泪交接, 
  我, 
  心寞…   
   
王宝强妻子
  那一次是到火车站接父亲。接站的人最怕火车晚点,这事却偏偏让我碰上了,而且不知要晚多长时间。广播里一播出这个消息,我心里陡然升起几分烦躁,还有深深的焦灼:火车总不会平白无故地晚点吧。在拥挤的候车室里,我漫无目的地踱着步子,不知不觉便走到贵宾室的门口。门虚掩着,里面是诱人的宁静与清爽。“我能不能进去”的念头还未全冒出,我已经随手推开了房门。
  “嗨,你好!”一个用英语打招呼的声音令我吃惊,我这才发现室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外国妇女,大约三十多岁,一头棕色的头发不长不短,给人一种轻松随意的感觉。
  “请进!”那女士朝我微笑着,我知道扭头跑掉实在不礼貌,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你也在等火车吗?”她换成了中文问我,虽然很生硬。
  “是的,我来接爸爸,火车晚点了。”我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勇气,我用英语回答了她,或许是她那双迷人的蓝眼睛给我创造了说英语的氛围。
  她听我会说英语,兴奋异常,还拉着我的手夸我英语讲得标准。从谈话中得知她是美国人,曾在广西学过汉语,现在在大学里教英语。这次是经上海去香港的,等的正好是同一次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单独和外国人接触,本该有的拘束很快被她的热情融化。她故意放慢了讲话的速度,碰到我打梗的时候,便微笑着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我,使我那蹩脚的英语好几次“起死回生”。她跟我谈她在美国的生活,谈她的兄弟姐妹,谈她在中国的见闻,这些谈话内容好像都是为了特地给我安排一个听说英语的好机会。到了吃饭的时间,她从旅行包里拿出食品、水果和饮料,我们两个人边吃边谈,气氛更加活跃随意。
  三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我们要等的火车终于进站了。我们一起走向月台,恰巧在拐弯处遇上爸爸,我让他先在门口等一下,然后陪着那位美国女士继续往前走,我觉得我应该把她送上火车。当她知道我要送她上车时,快活地挥舞着手臂,像个孩子似的。
  车厢门口,她紧紧抱住我;上车后一放好行李,便伸出手来,紧紧拉住我的手说:“本来外办的小姐来送我,因为火车晚点,她先回去了。我以为这次我要一个人赶火车了,那一刻,觉得真孤独,可是你来了,好像是上帝把你送来的。你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在纽约,我妹妹送我的情形。那次是乘飞机,不过跟这没什么两样。你来送我,我真高兴。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她时而说汉语时而用英语,但语调轻柔得令人心碎,周围弥漫着依依惜别的情调。我看见她的眼角流出了泪水,我的眼泪也无法阻挡地流淌了下来。三个多小时前,我们还素不相识,此时却难分难舍,所有的情感都溢于言表,以至旁边的人都以为我们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呢。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世界原来那么小,不同种族的人原来这么容易沟通。
  火车慢慢启动了。我们大声说着祝福的话,直到火车的汽笛声淹没了一切。
  我们始终不知彼此的姓名,今生今世也极难再重逢了,但这又何妨?我们像两朵流云,飘动时偶然相遇,风吹来了,又彼此散开。天还是湛蓝的天,但毕竟已是被热情、真诚与爱感染过的晴空。
  点 评:
  这篇作文,起初是一篇考场作文,考题是《一件偶然的事》。她下笔之前还犹豫过,究竟要不要写这件事。
  开始她觉得这件事没什么“意义”,恐怕考虑的是所谓的“思想性”。这也难怪她,长期以来,评价一篇作文,我们总是把“思想深刻”“主题积极”放在第一位。这样就束缚了同学们的写作思路,而且也容易使作文染上说教的气息。要求学生作文富有“启示作用”“教育意义”,这是把学生的写作成人化了。久而久之,不少学生一提笔,就会端起架子,好像有一种使命感在身。有了一种压力,思路就放不开了。写作最好的心态是开放的、自由的。本文所写的好像是没什么思想上的高度、深度,却有一种浓浓的情味,而且给人一种美感。所以,不要让作文承载太多的东西,不要刻意去表现一个特定的预设的主题思想,只要自己喜欢,觉得有点意思,就可挥洒笔墨,乘兴而为。
  本文写了一个偶然发生的生活小故事,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萍水相逢,相处不到半天,竟能达到难分难舍、挥泪而别的程度。其实,也不能说这个故事没什么意义,至少它展示了人性的美,展现了友情的温馨。读了之后,会使人心里有点感动,有点温热。一篇短文能有这样的作用,难道还不够吗?我们写作,不要总是把目光投向那些重大的事件和宏大的场面,不要总想去挖掘事情背后的哲理和政治意义,关注日常生活中那些不期而遇的事情和动人的细节,用审美的眼光看待生活,也可以把凡人小事写得很美。让人看了之后有一种审美的愉悦,这就很有意义了。
  虽然是篇叙事的作文,但沈佳宜同学还是很注意对人物特征和细节的观察和描写。读完此文,那位美国女士会给我们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她首先是“夸我英语讲得标准”,还“故意放慢了讲话的速度”“碰到我打梗的时候,便微笑着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我”,后来,对“我”送她上火车,更是深怀感激,“紧紧抱住我”,还说是“上帝把你送来的”,到了最后临别,她“语调轻柔得令人心碎”,“眼角流出了泪水”。凭着这些,就足以鲜明地表现出这个人物的亲切随和、雍容温柔,沈佳宜的聪明大方和善解人意,在两人短暂的交往中也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沈佳宜颇具叙事才能。本文如行云流水,整件事情写得不枝不蔓,不疾不徐,从容细腻。两人的交往随着相互了解和情感的深入而渐入佳境。最后的依依惜别,把整个事情带入了高潮,可谓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毫无造作之嫌。
  文章的结尾也很自然。原来她也曾想拔高一下,点出事情的意义所在,经我建议,修改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篇文章把深厚的情意寓于质朴的语言之中,行文准确明快,显示了小作者良好的语言素养。
  (荐评老师:毛荣富)

王宝强妻子:女子遭强奸后流产获谋杀罪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就充满了冲动。
  星期天,我和同学约好去爬山。其实,我们几个从小玩儿到大的同学每年春天都要去爬一次山,爬山已经成了我们约定俗成的一个集体活动。而且春天一到,山花遍地,登上山顶极目远眺,那种心情甭提有多惬意了。
  那天一大早,我带上准备好的物品,正准备出门,不料被爸爸看见了,他不解地问:“一大早的,准备上哪儿去?”
  “我和同学约好了去爬山。” 我实话实说。
  “不许去!”
  “为什么?每年的这时候我都和同学一起去爬山啊!”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初三了,眼看就要中考,关键时刻,你不在家好好复习功课,还有心思去爬山啊?”
  “爬山与中考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怎么没联系,爬山不花时间吗?你一出去就是一整天,再说你在外面玩儿野了,还有心思学习呀?”
  一听这话,我更生气,老师早就说过,学习要劳逸结合,爬山可以锻炼身体和意志,爸爸怎么就不理解呢?
  看来跟爸爸是说不清了,再说也没时间跟他讲道理了,同学们都等着呢,我背上背包就要走。
  爸爸见他的话没起作用,也生气了。他上前一把夺下我的背包,把门“啪”的一声关上了,大声吼道:“我今天就是不许你去!”
  “今天我非去不可!”我的血一下子涌上脑门。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我跟爸爸僵持着。
  我们正吵得不可开交时,妈妈买菜回来了。我本想向妈妈求救,没想到爸爸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你看看咱们养的好儿子,现在知道跟我顶嘴了……”说着说着,爸爸突然倒了下去。
  我和妈妈都吓坏了,爸爸有高血压,我不是不知道呀,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跟他说呢。我赶紧取急救药,妈妈端水,给爸爸服下药。过了好一会儿,爸爸才醒过来。他看了看我,两颗豆大的泪珠滚了下来,妈妈一边帮他揉胸口,一边哭起来……
  “你去吧,早点儿回来。”爸爸用虚弱的声音说。
  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冲动确实是魔鬼,抑制不了冲动就会出问题。我不该跟爸爸冲动,尽管我有充足的理由去爬山,可是,也要考虑爸爸、妈妈的感受呀!
  点 评:
  感情真实。本文的最大亮点在于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可以肯定的是,所写的事例一定是作者亲身经历的。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写得真实,才能透露出真情,才能感动人。可以说,真实是记叙文的生命。
  反思深刻。从事件的性质上看,把爸爸气得晕倒,本来是一件坏事,作者却能够反向立意,写出自己从中得到的教训:“冲动是魔鬼”,做事情切不可冲动。这表现了作者感受生活的能力。
  此外,本文的构思也很巧妙,用人物的对话推动情节的发展,主体充实,首尾照应。本文的成功告诉我们,寻常的生活,也可挖掘出精彩的题材。
  (荐评老师:汪茂吾)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土耳其向叙发起军事行动,卫星之眼太空俯瞰台风“白鹿”!,机器人排爆手到擒来!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